翡翠殉道者

情感脱节,随身携带保温杯的中年人

【翻译】【Batfam】The Birds Who Smile 章1

推荐好文

白臧—孤堡夜未眠:

本文为‘Dark Nights:Metal’的AU,Bruce收养了笑蝙留下的三个黑暗罗宾。

 

Metal为DC大事件之一,黑暗多元宇宙入侵DC正统宇宙,7个邪恶Batman登场。笑蝙是老爷杀了小丑后吸入小丑毒气恶化的产物。然后笑蝙的黑暗22宇宙被黑化后更是人类最强的老爷搞得群魔乱舞百鬼夜行。(喜欢看恐怖片和Cult片的我表示:刺激=,=)

 

PS:作者表示这个刊我其实没看完,但是看到笑蝙的那张图就觉得贼带感脑洞停不住,因此内容会和漫画剧情出入相当大,本文为AU,有很多二设。(备注:漫画里受到毒气感染的蝙蝠大杀特杀,蝙蝠全家打出了GG,而达米安变成了黑暗罗宾。)

PSS:知道笑蝙和他的黑罗宾什么样的我就不多赘述了,不知道的最好别大晚上找来看,白天找个阳光明媚的地方,胆子太小的就别看了(不过我哥谭市民都是被丑爷吓大的,真会有人怕么;)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972324/chapters/29656290




第1章

 

都结束了。最后的通道已经关闭,黑暗骑士们永远离开了这里,当前的首要任务漫长而又痛苦——重建地球上被蹂躏摧残的城市…

 

…以及考虑被留下的三个幸存的黑暗罗宾该如何处置。

 

他们蜷缩在庙宇一角,发出低低的叫声,死掉的那个兄弟被他们团团围住。只有最小的那个,在观察地球英雄们的一举一动;最大的那个拍打着尸体的脸,鸟爪一般的指甲在肌肤上划过,第三个罗宾则在啃咬死去兄弟的手。

 

蝙蝠侠光是看着都觉得反胃。终于,夜翼决定靠近几步,他在那群生物不远处蹲下身子,伸出手。“Dickey,”他唤到。

 

最年长的罗宾猛地抬起头,视线锁定夜翼。

 

现在蝙蝠侠真的感到自己忍不住要吐了。要是这些东西,这些变态怪异的产物,真的是来自那个魔化世界的他的儿子们的翻版,他恨不能一死了之

 

夜翼吞咽了一下,然而声音和往常一样温柔,带着激励的语气。“过来。到这来,Dickey-bird~”

 

那只罗宾谨慎地向他迈了两步,步伐像猫一样轻,接着停住不动。

 

“Jason?”夜翼继续试探。

 

正在啃咬的罗宾丢下死去兄弟的手,发出嘶嘶叫声。

 

“…Jay。It’s okay,J. J.Timmy,come here.It’s okay。”

 

最小的那个眼睛亮了起来。他开始靠近,但是回头看了两眼犹疑不决的兄长们,他也停下动作,压低身子,仿佛在等待命令。

 

夜翼往前蹭了一点,手朝着地上的皮革手柄伸过去,然而最小的罗宾发出刺耳的尖叫,其余的两个一起咆哮,向夜翼扑去,迫使他不得不跳回原处。

 

两拨人你盯着我我盯着你,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夜翼最终挪到蝙蝠侠身边,低声道,“我觉得只有你才行。”

 

“不。”

 

“布鲁斯,拜托。我们还有别的方法可以把他们从这带走么?”

 

“总会有办法的。”

 

“Please。如果真的能像我预想的一样起作用,只有这种最安全稳妥。”

 

蝙蝠侠知道夜翼所言不虚。却依旧感到反感与恶心,他挺直身子,不情愿的挪动脚步,走向手柄的方位。其中两个罗宾保持静止不动,眼睛紧盯着他;剩下那个——Jason的镜像——边叫边不停往后退,当他发现自己被困在角落里,还是继续往墙里面挤,仿佛想跟墙面融为一体似得,粗糙的石头割伤了他的身体,他喊着。“CROW!CROW!CROW!CROW*!”(*为漫画里dark robins发出的叫声,词意为鸟叫声)

 

蝙蝠侠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一把捡起与四只罗宾脖子上拴着的锁链相连的皮革手柄,惊恐的那只瞬间变得安静,不再动弹,像个玩偶一样目光呆滞。最年长与最年幼的两只爬过来,带动着锁链发出碰撞声,他俩攀附在新主人的腿上,发出鸽子一样的咕咕声。

 

“从我身上下去,”蝙蝠侠牙关紧咬,从喉头挤出这句话,然而不起作用。

 

“crow”

 

“crow”

 

夜翼慎重地走上前,这一次,没有一个罗宾试图攻击亦或威胁他。他走到死掉男孩身旁,蹲下小心地解开他脖子上的项圈。“这一个你想怎么处理?”

 

“烧了它,”蝙蝠侠心里想,然而他明白这具残破的身体有更重要的研究价值,并且值得被正式和体面的埋葬。不论他邪恶的主人将他扭曲成了怎样畸形残暴的怪物,它依然是一个孩子,以骇人听闻的方式被害。“把它—他,放到蝙蝠翼的冷藏室里。”他转过身,扯了下链子。“跟上。”

 

有两个罗宾亦步亦趋的跟着,就像听话的小狗。角落里的那个则丧尸般拖着步子,了无生气地跟在他们后面。

 

等他们到达飞机和其他人会和,真正的Robin表达出了不加掩饰的厌恶,红罗宾则惊恐万状。红头罩的表情藏在头盔之下,语气却传达出难以置信和无可奈何。“不是吧,B?你对收养流浪儿的病态渴望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了?”

 

“crow”

 

“他们是我的责任,”蝙蝠侠粗粝的说。

 

“crow”

 

“crow”

 

“我拒绝承认这些邪恶的标本是我的兄弟,”Robin言辞激烈。

 

“我没有强迫你接受,Robin。我去准备起飞,谁过来接一下他们。”

 

蝙蝠侠正要把手柄递给红罗宾,霎时间场面乌烟瘴气。第二只罗宾发出野蛮地咆哮,朝着蝙蝠侠的喉咙袭去。年长的那个獠牙毕露的跳起来,仿佛他要一口咬掉红罗宾的手;最小的那个受到他兄长们突然觉醒的攻击行为的影响,边被拴在脖子上的链子扯着在地上拖来拖去,边叫的一声高过一声。所有人都在嚷嚷,红头罩射出的橡胶子弹似乎对黑暗罗宾们毫无效果,Robin在痛殴试图咬死他亲爹的那个,夜翼和红罗宾则在争分夺秒的准备镇定剂。

 

镇静剂花了比平常更长的时间才起作用,不过等到第二个黑暗罗宾,他一直挣扎着不愿屈服,也最终松开爪子瘫倒在他早已失去意识的兄弟身旁时,蝙蝠侠和他的儿子们至少没人丢失身体零部件。

 

良久没人说话,过了好一会儿。

 

“蝙蝠侠,”夜翼终于开口,“千万别再放开手柄。”

 

“他们现在失去了意识——”

 

,”红罗宾打断他。“我们可以开飞机回家,你跟你的恶魔崽子们待在一处就行,确保他们不会再来弄死我们!”

 

“我再也不是家里的邪恶小孩儿了,”Robin满意地笑着,经过他身边的红罗宾和红头罩一人揉了他头发一下。

 

黑暗罗宾里有两个在飞行途中几乎一直在睡,可是第二个在飞到四分之三路程的时候就苏醒过来。虽然被关在牢房里,他还是将脸和双手紧贴在透明的墙壁上,冲外面的蝙蝠侠发出威胁的叫声。

 

“夜翼,”蝙蝠侠喊他,只有家里人才能察觉声音里恐慌的苗头,“Jason醒了,你快来。”

 

“我没—”接着红头罩反应过来,气炸了。“不,不行,我们不能用我们自己的名字称呼他们。”

 

“可他们就是我们,”夜翼指出,跑去关黑暗罗宾的地方跟蝙蝠侠待在一块。

 

“除非经过DNA测试,否则别想让我接受,”红罗宾分毫不让。

 

“他们对我们的名字有回应,”夜翼寸土必争。他蹲下身。“嘿,小罗宾。那儿的我自己的Jay不喜欢跟别人共用一个名字,你觉得我们可以给你取一个不同的名字么?Matthew怎么样?或者Eddie?Andre?Octavian?”

 

“crow”

 

“Peter?”蝙蝠侠迟疑地说,边说边打眼瞅二儿子的反应。

 

“切,你们就瞎搞吧,”红头罩嘀咕。

 

“红罗宾?夜翼?”

 

红罗宾长叹一声。“我猜他们可以用我们的中间名。要么再简单点,就叫Jack。”

 

“Peter~~”夜翼对着被关起来的罗宾轻声细语。“这是你的新名字,你觉得可以么,Petey?”

 

“crow”

 

“我猜我得去学学鸟语了,恩哼。”

 

刚刚被封为Peter的家伙这时在他的牢房内,勾起指甲,在透明的牢房墙面上刻下一条长长的划痕。

 

“坏事了。”

 

蝙蝠侠按下牢房控制面板的按钮,在Peter有机会挖穿牢房跑出来前,先释放气体让他昏睡过去。

 

几分钟后夜翼才打破沉默。“布鲁斯……我觉得把他们带走的做法没什么问题,不过他们需要……时刻有人盯着。”

 

“Mm.”

 

“把照顾他们的重担全压在阿尔弗雷德身上不太公平,而且我恐怕你不会放外人插手。我会帮着分担,可是……布鲁德海文,泰坦……我拿不准能在哥谭逗留多久。至于24小时全天候守着这些小东西,你有什么想法么?”

 

“这不是问题。”

 

夜翼干等了一会儿,以为会听到更详细的解释。“能否具体一点?这和我们,和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密切相关。”

 

布鲁斯安静地长出一口气。“他们是我的责任。我会负责照顾他们。我很感激你想尽力帮忙的想法,但他们是我义不容辞的义务。”

 

“……Okay,那你能在养大仨吃人的小疯子的同时,继续蝙蝠侠的工作?”

 

“I’m not。”

 

红罗宾和Robin,显然都在偷听,他俩不约而同地转了过来,前后脚的跑到禁闭室,参与到蝙蝠侠和夜翼的谈话中。“你这话什么意思?!”Robin质问。

 

“你不能指望我们真的相信你就此卸任了,”红罗宾也附和道。

 

布鲁斯,一语不发,却气势逼人,他抬起一只手,从空中挥过,“看看外面,那些满目疮痍,全都归咎于我,”他的手势似乎传达了这样一个意思。

 

“布鲁斯,”夜翼无计可施地说,“你不能这样放任自己被他影响,不是么?”

 

“你接受了蝙蝠,将它变成了自己的标志,”红罗宾说。“你是蝙蝠侠。别让巴巴托斯玷污你此前的所有善举。”

 

布鲁斯一把扯下头上的斗篷,张开了嘴,脸上愤怒的表情有如雷霆,就连红罗宾和Robin都不禁往后退了一步。然而他并未发作,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论他一开始想说什么,都显然被他咽了回去。他又静默片刻,才格外艰难地说,“当下的世界并不需要蝙蝠侠。那三个孩子更需要我,就算为了他们奉献一生最后以失败告终,也比在他为我打造的道路上执迷不悟要强。”

 

这次红罗宾要开口,看了一眼牢房里的景象又闭上了嘴。Robin声音不稳,“我是你的继承人。你要是放弃,我前进的路又在哪里?”

 

布鲁斯的手搭在他儿子肩上。“你依然是我的继承人。如果你真的想继续打击……犯罪,与黑暗抗争,任何你渴望去完成的使命……以罗宾的身份亦或其他身份,我会一直支持你。你们所有人都是。我只是……”

 

“给他些思考的时间,”夜翼轻声说。他微笑着看向这个他认作父亲的人。“或许为了得到你,巴巴托斯毒害了蝙蝠侠,然而多年来也是你接纳、保护、养育了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布鲁斯。如果这是你现在需要的,以提醒自己真正擅长的是什么,放手去干吧。我们都明白,我们还会替你分担。”

 

“也没什么可分担的,”红头罩从驾驶室说。“哥谭基本给推平了,正义联盟不想让任何没超能力的二流货色填补他们的空缺——或许你是个例外,黄金男孩。假如世人还能容忍任何带着蝙蝠标志的人摆布的话。咱们还能干什么,去布鲁德海文开店,干起老本行靠做生意发家致富?”

 

众人鸦雀无声。

 

“我们也别操之过急,”红罗宾疲惫地说。“先回家,一步一步慢慢来。”

 

哥谭已经在杰森戏称为‘蝙蝠末世录’的灾难中摧毁了,韦恩庄园同样难逃灾殃,不过蝙蝠洞勉强逃过一劫。在阿尔弗雷德的努力下,现在的蝙蝠洞比庄园里更加适宜人类居住,暂时看来,蝙蝠洞除了作为基地,还将充当家族的居所。

 

“棒极了,”杰森干巴巴地说,“黑暗与蝙蝠*,常伴你左右。创伤后应激障碍,我们来了。”

 

等到飞机在蝙蝠洞中徐徐降落,两个黑暗罗宾也缓缓醒转。最小的Jack,看上去呆呆的样子,依然躺在地板上蜷成一团,只是漠然的抬起睡眼惺忪的眼皮,看着布鲁斯打开牢门,把男孩脖子上的锁链和皮革手柄重新拴在一起。John,他的牢门刚一打开,就迫不及待地扑过去咬布鲁斯,不过一旦拴好链子,他的条件反射产生作用,整个人平静下来。他在链子长度允许的范围内四处溜达,用他致命的尖锐指甲检视所有触手可及的物体,尽可能不留下划痕,探寻时发出几乎是友善而好奇的叫声。

 

布鲁斯确保Peter依然意识全无后,把他抱起来,途中格外小心地攥着手柄。“这可真是一团糟,”Tim念叨着,帮助布鲁斯带着他笨拙的行李,走出飞机。

 

“他们伤到你了……”布鲁斯看见尽管制服的材料很厚实,John还是设法让提姆见了血。

 

“别搞错了,这些小孩儿在学会不要见人就想把别人肚子掏出来前,最好把链子拴紧点,不过……真是糟透了。”

 

那边迪克领来了惊愕的阿尔弗雷德,杜克*紧随其后。杰森和达米安在他们后面正狼吞虎咽地抢夺一盘三明治。“诶,咱们的任务可不轻!阿尔弗雷德,杜克,我介绍一下,John,Peter,Jack,因为他们要是还叫我们原来的名字,大家就分不清谁是谁了。”

 

Duke看到更多受害者遭受了和他父母相同的折磨,低声偷摸骂了一句,“老天,”阿尔弗雷德语调微弱,微微弯下身子仔细打量这些有着Joker形貌的孩子。“就算你事先提醒了我,亲眼目睹还是让人……”John观察着阿福犹犹豫豫探出的手,突然阖上下颌;阿尔弗雷德及时抽回手指。“仁慈的主。”

 

“HA HA HA HA HA HA HA!”John大声嘶吼,小丑毒气加持过的笑声让整个家族都浑身一抖。猫咪阿福逃得飞快,提图斯狂躁地吠叫,夹着尾巴一路后退。

 

“先注射解毒剂,”布鲁斯把Peter放上医疗翼的试验台躺好,用医用束缚带固定住,指示众人。男孩不安地乱动,显然就在醒转的边缘。“提姆,采血样。”

 

“在弄。”

 

从失去知觉的男孩身上抽血轻而易举,剩下的两个,只要有人敢拿着针头靠近他们,就发出威胁地嘶嘶声。他们只对布鲁斯表示顺从,期间一直呜呜啜泣,因为疼痛和沮丧叫个不停,却根本没胆子攻击他,只要他的手还放在皮革手柄上,牢牢掌控着它。布鲁斯心里暗自期望,他不用长时间碰触这个可怕的物件,他现存的解毒剂中必定有一种能100%完美吻合,男孩们神奇般地被治愈,他们能成为正常的孩子,而不必再充当他亲手创造出来的怪物……

 

‘专心,布鲁斯。’“阿尔弗雷德,还有吃的么?”一开始的那盘三明治早就被席卷一空,迪克在临时的厨房里东翻西找,估计在找麦片。

 

“当然,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盖着盖子的大盘子。随着他的接近,John和Jack警觉地绷起身子,跟嗅到猎物气息的猎狗一样。

 

布鲁斯见状匆忙将锁链在自己手臂和拳头上又多缠了好几圈,根本无济于事。两个男孩嚎叫着朝前扑去,他被拖在后面,觉得自己才是瘦骨嶙峋的小鬼而他俩是满身肌肉的大汉。“NO!”他喝到,成功制止了他俩两秒。

 

接着Jack发出一声凄厉的高分贝的尖叫,整个身子都要跳到阿尔弗雷德身上,在他挣扎前行的途中,地板上留下了深深的抓痕;John则叫的停不下来,边喊边撕扯自己的头皮,仿佛他疯的还不够彻底似得。

 

打镇静剂!”Bruce吼道;然后是拿着剑,满心想把罗宾插个对穿的达米安,“退回去,达米安。”一分钟后,John失去意识瘫在地板上,Jack还在和镇静剂的效力抗争,他喘得很辛苦,声音大得像一头生病的牛,最终慢慢地晕了过去。隔着提图斯的狂吠与Peter的喊叫,布鲁斯依然能听见他的喘气声,现在换Peter完全清醒,他身体扭动的那么厉害,就算束缚带有保护性软垫,他还是要弄伤自己了。

 

“他-他也要?”提姆声音哆嗦的问,一接到布鲁斯确认的指示,他一秒钟都没耽搁。

 

直到达米安命令他的狗不要再叫了,屋里才终于恢复安静。“……我的上帝,”迪克最后来了一句。杜克一只手遮着脸,面无人色。

 

“我们怎么可能跟这些东西共处一室?!”达米安嚷道,提图斯惊恐的呜呜声让他显得更有说服力。

 

现在布鲁斯的声音也有点动摇。“先把他们都捆好,解毒剂起效再放开。我不会再拿任何人的生命冒险了。”

 

看到昏迷的男孩们都被安置妥当,阿尔弗雷德开始忙着处理伤口。杰森和达米安已经自顾去阿福收拾出来的角落上床睡觉了;迪克窝在椅子上听音乐;提姆着手处理事关韦恩集团的海量电邮,杜克在一旁研究小丑毒气牺牲品的有关报告。布鲁斯手头的工作换了一项又一项,可惜哪一个他都看不进去。等主电脑一发出血样分析完成的提示音,所有人不论在做什么,都不约而同停下,聚拢在电脑旁。

 

“他们就是我们,”提姆灰心丧气地说。“那个恐怖世界的镜像翻版……”

 

迪克对毒素的分析更感兴趣。“不是完全契合,不过24-A很接近,应该能起作用。”

 

布鲁斯刚转身,阿尔弗雷德早就先一步去冷藏室取那种型号的解毒剂。

 

“你,”提姆吞吞吐吐,“真的相信那些孩子有机会痊愈?我们宇宙中的所有受害人几乎撑不过一剂毒气,而那几个罗宾……从他们的样子看,至少中毒好几个月了,好几年也说不定……”

 

“你不想帮我的话,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布鲁斯并未多费口舌。

 

“布鲁斯,别这样。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必须一试,”迪克耸了耸肩。“即使必败无疑,我们也不能放弃尝试。他们是家人。”

 

提姆沉重地叹了口气。“某种程度的家人,我猜……”

 

睡着的男孩们注射了解毒剂,几根营养液的输液管连在他们身上,布鲁斯还不敢给他们真正的食物,只好用这种方式补充营养。然后他催促阿尔弗雷德和他还醒着的儿子们都去临时凑合的休息区睡觉,提姆固执的选择继续在电脑旁奋战。

 

“已经很晚了,提姆。”

 

“我没办法睡觉。你能么?”

 

尽管布鲁斯早已疲惫不堪,他最不想做的还是睡觉。他醒着的时候都会被时刻笼罩的梦靥所困扰。“Hnn。”他拿过一台笔记本,在医疗翼守着黑暗罗宾清醒的时候,可以用来打发时间。

 

—— —— —— —— —— —— —— —— ——

 

*因为是7个黑化蝙蝠侠造成的灾难,真是漫天都是蝙蝠侠,大家都有了心理阴影。

*杜克·托马斯:罗宾少年团的成员。代号The Signal。漫画中小丑绑架杜克一家人想在布鲁斯韦恩眼前重现他双亲遇害的一幕,蝙蝠侠救出了杜克,他父母却因小丑毒气疯掉。最近很多欧美太太们都会把他作为大宅常驻人员也塞进文里。因其制服的配色与国内某知名外卖非常相似,又被戏称为‘美团’。

 

以及,我只是说这个设定很带感,并不是说他们长得很好看,相信我,脑补的时候我自己脑内都是开了美颜滤镜的=,=

 

再叨咕一下巴巴托斯是谁,也是说来话长,此魔为一个来自远古的恶魔,和韦恩家颇有渊源,甚至韦恩家的一位祖先拜他所赐得到了永生,他声称蝙蝠侠由他所创造(巴巴魔的追随者们也确实一直想对蝙蝠侠这样那样,猫头鹰法庭的逼格更是得到了史诗级加强),而目的就是利用老爷的身体作为通道打开魔法大门(不是)集齐七位来自黑暗宇宙的蝙蝠侠并统治这边的主世界。可能布鲁斯真的是魔法少女吧……



评论
热度 ( 251 )
  1. 翡翠殉道者白臧 转载了此文字
    推荐好文

© 翡翠殉道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