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殉道者

情感脱节,随身携带保温杯的中年人

[Jason中心]歪曲延伸

  简介:达米安一直不喜欢红头罩,但一次意外让他渐渐了解到了红头罩之外的杰森。


  警告:有少量血腥描写。达米安视角为主。


  

  哥谭的夜晚总是繁忙又刺激的。


  这毫无疑问是一条真理。达米安想。


  人手不够,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不得不与红头罩合作打击罪犯,杰森·陶德,他父亲的第二个儿子,死而复生的二代罗宾,一个易怒又危险的罪犯。格雷森曾经想要纠正他这个想法,但达米安坚持他是对的。


  “呼叫头罩,”达米安接通通讯器,“这里是罗宾,没有发现企鹅人的踪迹,收到回复。”


  达米安决定给5秒来等待杰森的回复,但10秒过去,通讯器依然一片沉默,达米安意识到有些不令人愉快的事情发生了。


  “>tt<”达米安发出一声响亮的咋舌,他就知道这些随意的家伙们永远不会把事情办得完美。


  达米安打开自己的万能腰带,找到一个追踪器,这是上周末杰森回韦恩大宅时达米安在他身上留下的。达米安激活追踪器,发出莹莹蓝色的屏幕上跳动着一个小红点,追踪器显示杰森现在待在城南的一处废弃工厂里面。他为什么呆在那儿?达米安皱起了眉。


  达米安决定再联系一次杰森,但就在这时,一条加急信息从提姆那里发来,达米安摸出家族联系器,上面只有一条加红的粗体信息:


  小丑已于六小时前越狱


  这真是一个坏消息,达米安想,今夜的重量级角色除了正在中心公园种树的毒藤女,挥舞巨锤损坏公物的哈莉·奎恩,以及准备收购新型毒品的企鹅人,又添加上一个难以预料的疯子。


  但这依然是他能承受的工作量,这个想法保持到收到提姆下一条加急信息之前。


  From 红罗宾


  已追踪到小丑的位置。[附图.jpg]


  见鬼。达米安禁不住爆了粗口。


  陶德也在那里!


  


  达米安跃下屋顶,射出钩爪枪在楼宇间快速移动。诚实地讲,他并不喜欢杰森·陶德,一点儿也不,他就像是那种危险的野狼,单纯而野蛮的贯彻暴力。达米安自小在刺客联盟受到的教育是摒弃人性的高效率杀戮,到了布鲁斯这里也是冷静的谋定而后动,而并非杰森那样情绪张扬的外露。但这并不是他能够坐视他死去的理由。小丑十分危险,而对于杰森来说,危险级数又要上几个层次,这不仅是杰森的身体危险,也是他精神状态的危险。


  无论是发狂的红头罩打爆小丑脑袋还是小丑打爆红头罩都不是父亲想看到的。达米安想,他必须去阻止。


  达米安撬开工厂的大门,里面静悄悄的,而追踪器显示杰森依然在这里,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刚进入工厂达米安便不得不开启了过滤装置,对人体有害的气体和灰色的烟雾充斥着这个空间,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和硝烟味。达米安小心地前进,忽然看到一滩还未凝固的血迹,他顺着血迹望过去,看见了一把椅子,上面歪斜的坐着一个壮实的人。


  达米安冲过去,这实在是糟糕透了——


  那毫无疑问是杰森·陶德。他的头罩被砸碎了丢在一旁,脸上的多米诺面具危险地裂开了一半,他的膝盖血肉模糊,很显然他是被人粗暴地从地上拖拽过来的……达米安只是粗略地扫一扫便能判断他起码断了三根肋骨,右手骨折。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达米安将捆缚他的绳子解开,杰森昏迷过去的脸上带着痛苦,沾满血迹,他的后脑上有一片令人心惊的暗红色血迹,一道渗入骨头的伤口里插着一张滑稽的鬼牌。


  小丑的手笔。


  确认小丑不在工厂后,达米安接入家族频道:


  “头罩遭到小丑袭击,需要治疗!”


  


  “情况怎么样?”看到莱斯利医生走出来,迪克第一个迎上去。


  莱斯利疲惫地叹出一口气:“情况很危险,但现在好歹稳定住了,不过你们要做好准备,他的大脑受伤很重,很有可能醒不过来。”


  迪克握紧了拳头,他咬牙切齿地咕哝了一些不太好的词汇。


  莱斯利忍不住想起那个还躺在急救室里的青年,她上一次见他是为他鉴定死亡,那个时候他还是个瘦瘦小小的孩子。上帝,可别让她再为好不容易长大的他进行死亡鉴定了。


  提姆尽量冷静地提问:“他有多大概率能够醒来?”


  “保守是百分之五十,一半对一半。”


  “没问题的,”芭芭拉苍白着脸,坐在轮椅上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他连死亡都战胜了,没道理这次挺不过来。”


  “没错,这一点上我们应该相信陶德。”达米安难得没有与其他人争辩,他皱着眉头,双手环胸,嘴角下撇,提图斯舔了舔他七分裤下露出的脚踝,似乎想要安慰他。


  “是的。”莱斯利医生也露出一个笑容。


  迪克问:“那我们现在能去看看他吗?”


  “请便,只不过请安静点儿。”


  一个安静的仿佛死亡的陶德是达米安没有见过的。青年额头两撮桀骜不驯的白发现在也柔软的垂在额头上,睡颜安详地不可思议。他印象中的陶德永远都在熊熊燃烧,像一团火,但他现在却像一个大号的布娃娃一般,可以任人摆布。


  达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用手机拍了一张。他想,也许以后可以拿这个来敲诈红头罩。


  但他的想法落空了。


  杰森是在第三天的时候醒来的。


  他的状态很好,但所有人都没意料到他的状态有这么“好”。


  “我是被卡车碾过了吗?”这是杰森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完全没有提到小丑。


  如果那些被红头罩踢过屁股的罪犯看到这一幕绝对会发疯的,达米安想,虽然格雷森和德雷克好像也要疯了。


  “哦,天,你是布鲁斯新收养的孩子?”杰森用一种温和的新奇的目光看着提姆,脸上居然带着笑意,“你好,我是杰森,杰森·陶德,你叫什么名字?”


  “小、小翅膀?”迪克声音都在发抖。


  “怎么迪基鸟?”杰森转过头,眯起眼睛打量迪克,带着善意的调侃,“你不是还在和布鲁斯吵架吗?怎么会跑回来?”


  “嗯?”杰森越过迪克看到了站在后面的达米安,他看起来惊讶极了,“孩子,你长得真像——天,不会吧,布鲁斯终于中奖了?”


  杰森失忆了。


  这个说法并不准确,莱斯利解释道,他的记忆出现了几个断层,他遗忘了蝙蝠侠和罗宾,遗忘了红头罩,遗忘了他曾死去,他剩下的记忆怪异地拼接在一起,组合出来一个时间线混乱的普通人杰森。


  “我想这应该是他脑部依然存在的淤血造成的,这只是个暂时现象,最多一个月他便能够回复记忆,不过在这期间千万不要刺激他,好吗?”


  普通人杰森。


  达米安难以置信地品味着这个词组在舌尖的滋味,多么荒诞的组合啊,不似格雷森,德雷克甚至自己,都拥有着普通人的身份,红头罩是个全职的暴力义警,生活除了硝烟与鲜血再无其他,他甚至是个法律意义上的死人,一个法外者。一个与“普通”全然不靠边的家伙。


  一个普通人杰森会是什么样子?达米安忽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红头罩之下的杰森。


  两周后,托强悍的身体素质,杰森终于回到了韦恩大宅。


  “那么杰森少爷,接下来的几天就拜托您了。布鲁斯老爷要过几天才能回来,而我也要回英国一趟。”


  “没问题,阿福,我可不会让我的兄弟死于垃圾食品和外卖。”杰森轻快地与老人道别。


  杰森拿起一根葱,熟练地剥掉外皮,再细细地切作六段,而后用手拢在一起切作葱末。他拉开冰箱拿出一块肉,忽然看到一旁一脸怪异的达米安。


  他动作停顿了一下。


  老实说看到达米安他很吃惊,但一想到布鲁斯哥潭宝贝儿之名,便也只觉感叹,外带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哈!哥潭宝贝儿忽然有了一个亲生儿子,那群女人怕是要嫉妒疯了吧?


  “你在做什么?陶德。”那孩子沉着脸说。


  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杰森想,一点也不像他父亲。


  “孩子,我在做菜——很奇怪吗?我经常给阿福打下手,我还会做红酒炖牛肉,跟迪基鸟那种只会冲麦片的生活残废不一样。”


  那孩子的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不,陶德,我以为——”


  达米安忽然噎了一下,他的资料库里自然有杰森会做饭,但他一度以为只是仅限于用电烙饼烙煎饼的程度,而他总是更倾向杰森总是用热狗披萨一类的快餐应付过去,毕竟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有耐心经营自己生活的人。


  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达米安一边嚼着用豆子制作的素肉一边想到。


  而另一边的提姆已经试图写出一篇关于如何使用大豆制作弹力超强的素肉的论文,夹杂着迪克口齿不清的胡乱赞美。


  一杯榨好的柠檬汁放在达米安旁边,杰森围着围裙给他的杯子里加了一把小彩伞,还贴心的插上了吸管,清亮的液体看上去美妙极了。达米安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期待杰森还能给他什么惊喜。这些惊喜包括但不限于美味的食物,强大的家务能力,不错的阅读品味等。


  他现在承认,杰森·陶德是有那么点让人喜欢的地方的。


  


  “嘿!提图斯,”达米安吆喝着,一把捞住提图斯,“乖狗狗,”他轻轻抚摸提图斯的脑袋,“别乱跑,潘尼沃斯不会高兴你在他精心修剪的花园里横冲直撞的。”


  等等,达米安听着咔嚓咔嚓的剪刀,潘尼沃斯已经回英国了才对。


  “陶德……?”


  杰森看着孩子警惕的从灌木后探出的脑袋,觉得这孩子蛮好玩的。


  “你养的狗叫提图斯?”杰森眨了眨眼睛,“好名字。你想来试着剪两刀吗?”


  “你会园艺?”达米安的疑惑几乎要突破眼球了。


  “哦,我自学的,我喜欢新鲜的绿色——我自己的屋子里就养了些盆栽……奇怪,我什么时候搬出去住过了?”


  “算了,”杰森甩甩脑袋,“你想试试插花吗,孩子?有喜欢的女孩子么?一束漂亮的花可是很打动人的……”


  “你还会插花!”达米安终于叫出声来。


  杰森忍不住笑起来:“嘿,为什么你一副世界毁灭的样子?这只是我一部分的爱好而已。我还会弹吉他,不过,呃,我好像很久都没弹过了?”杰森眼中闪过一瞬间的疑惑。


      “说真的,《傲慢与偏见》真的是绝赞,现在的年轻人都只喜欢看些幻想小说……”


  达米安控制不住地问:“为什么?”


  “什么?”


  “为什么……”达米安斟酌了一下措辞,“我以为,你会更,激烈一些的。”


  杰森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一些:“布鲁斯对你讲过那些?”


  “我自己找到的。”


  杰森沉默的和达米安对视了一会儿。最后,他说:


  “没错,孩子,我曾经是个小偷,在偷布鲁斯车子的轮胎时被他逮了个正着,他似乎是想把我送到少儿管所去的,但我记得好像出了些事,最后,我被收养了。的确,我那时易怒,暴躁,还很敏感,哦,老天,你不知道我刚到这里时被阿福教训了多少次……因为我那些总是脱口而出的脏话,我想,你大概会以为我是一个脾气很坏的小混混?孩子,我心中有愤怒,也有黑暗,我现在也会时常感到暴怒难忍,但我有坏的种子并不意味着我会放任他生根发芽,我幼时糟糕的生活环境时时刻刻逼迫着我,我举步维艰,但是布鲁斯给了我一个家,一个光明的未来,我为什么不能变成更好的人?我现在很幸福。我也就没必要再做一个坏脾气的小子随时准备搏命。”


  达米安听着杰森平静的叙述,头一次在小丑的厌恶上加了一层憎恶。普通人杰森这个词组并不可笑,它本是一种幸福的延伸,一个希望,甚至于,假若没有小丑,杰森依然做着义警,他也能拥有这份幸福,但是小丑硬生生的摧毁了这个词组,让它变得荒诞可笑,遥不可及。就如同当年他摧毁“白骑士”哈维·丹特一样。


  但杰森·陶德并没有变成双面人,他爬了出来,掉入了让人发疯的拉萨路池,迷失,然后清醒过来,他从泥沼里爬起,于灰烬中重生,甚至,达米安在心里悄声说,他的一切偏激都只是他自己的选择,而并非他的堕落,他很清醒。


  “陶德,”达米安抬起头来,“我晚饭要吃贝斯布萨*。”


  “阿拉伯菜?嘿!小鬼,晚饭吃那么甜小心发胖!”


  达米安想,杰森·陶德勉强可以算作他的兄长,他值得。


  注:贝斯布萨,阿拉伯甜品,非常之甜。

  


  


评论 ( 13 )
热度 ( 208 )

© 翡翠殉道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