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殉道者

情感脱节,随身携带保温杯的中年人

侵蚀(叔雷)

OOC有,性格捏造有,无脑意识流有

以上都ok请往下

↓↓↓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份侵蚀。

    明明初次见面到时候就冷静的划分好了等级,摸清了性格与爱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游刃有余的操控着节奏,一如既往的躲在面具后冷眼旁观——这些都是并无异常的任务进度,但在某一刻的时候悄然崩坏。

     “史蒂芬先生?”

    青年,又或者说少年干净清脆的声音不带半点杂念,有的只是纯然的担忧与关心,令莱布拉精明能干的副官先生从长达一分四十七秒的漫无目的的发呆中回过神来,走神间转着笔的手指停下,身边厚厚一摞的文件提醒着他还有工作要做,他顿了一顿,歉意的一笑。

    “抱歉,看起来是熬夜过度了呀。”

    “那可不行,”少年皱起眉头,“您看看您的黑眼圈,还是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少年好像是突然找到了对待自己妹妹的唠叨哥哥模式般说个不停,史蒂芬只好连连笑着说马上马上,心底却是一片晦涩。

    对,就是这个样子,如同呼吸一般自然,悄无声息的侵蚀了恰到好处的距离,虽说上下级关系在莱布拉本来就不明显,但作为二把手的史蒂芬却总是在后辈们面前保有着相当程度的威信,不仅是把控着每月伙食费这样直接的利害关系,更多的是一种气场上的压制——类似于食肉类猛兽的气息总是令小动物们瑟瑟发抖。

   猴子也包括在内。

   既不会因为过于苛刻严厉而被怀恨在心使团队产生裂缝,也不会因为过于亲和而丧失号召力,把控这样的关系一向是史蒂芬的擅长领域,少年也是如此,最初的时候哪怕是被突然叫住都会浑身一抖,一边冒着冷汗一边僵硬的转过头来,满脸写着“糟了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要被史蒂芬先生怪罪了”。委实说看到那张脸上如此滑稽的表情很难不被勾起几分恶作剧的心思,更不要说本来就饱含恶趣味的莱布拉二把手,于是兴起几分类似于逗弄宠物的得意心思,时不时捉弄一下,便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也许正是这样得意忘形的自己,才给了有着小动物一般敏锐知觉的少年可趁之机。

    “史蒂芬先~生~?”刻意脱长的音调透露出几分不满,少年的脸在眼前放大,也许他是想要做出某种更具有威胁力度的表情出来,但凭借那张本就显小的脸他这句话倒更像是撒娇一般。

   太、太近了……!

   史蒂芬吓了一跳,脑袋抑制不住的后仰,几乎快要维持不住平静的假象,脑中一片空白,记忆只停留在少年刚刚快要触碰到鼻尖的距离与喷吐在脸上温热的呼吸。

   太近了,近得呼吸都要停止了。

    “真是的,您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

    “呃……哈哈……”

    史蒂芬难得语塞,他难道能说是因为看着你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发呆了么?不行吧,这种宛如少女漫画中的台词绝对不是精明能干的男人的风格。

   “如果实在困的话就去休息吧,您这种状态我们都会担心的。”

    “嗯,嗯……”史蒂芬努力找回话语主动权,打着哈哈,“那可不行啊少年,”他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不自然,“要是不处理完这个事件的话,会引发一系列严重到无可预料的后果的。”

    “唔。”

    少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叼着三明治的扎布打断。

    “行了吧小鬼,你又帮不上忙,”银发的男人咀嚼着三明治含糊不清地说道,手上还操纵着游戏机,“我们这里也就斯塔菲斯先生有那种程度的事务处理能力吧?他要是去休息了可就没人解决了。你还不如给他‘YO YO’的加油让他早点完成工作呢,对了,顺便借点钱给我吧!”

    “……你嘴里嚼的,是我的早饭吧。”

    “啊?你说啥呢?我听不见听不见——”

    “不行了,这家伙的人渣程度已经超过了我忍耐的底线了,”雷欧嘴角危险的抽动,“珍小姐,可以稍微帮帮忙吗?”

    “乐意效劳。”

    “你这卑鄙的家伙居然找外援呜呜呜————”

    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也许还有些许人体烧焦的糊味,银发的猿猴甚至来不及发出更凄厉的惨叫便宣告阵亡。

    干的漂亮扎布,如果你还活着的话这个月给你加工资。

    起码,暂时将少年的注意力转移走了。

   思及至此,史蒂芬一愣,唇角苦涩的勾起。

   太狼狈了,史蒂芬。

   不过是个少年罢了,史蒂芬,好好想想,与你同床共枕过的美人不胜其数吧?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正因为只是个少年啊。

    太过干净纯粹令人无法拒绝,太过耀眼美丽令人无法抗拒,不对你抱有一丝一毫的杂念仅仅是出于“想要关心史蒂芬先生”这样的简单念头,该如何拒绝?该如何逃避?无处可逃,无路可走。

    猎人被猎物逼至了绝境。

   “史蒂芬先生?”

    也许最初开始便已经沦为猎物而不自知,陶醉于自己大人式的高明手段而放松警惕,于是才会惊愕于突然缩短的距离。

    完败。

    “有什么事吗,少年?”

   这一局是我输了,但是下一局我可不会输了。

    少年。

后记:

    “总感觉史蒂芬先生最近哪里怪怪的……”

    “怎么怎么,那个Scarface对我们可爱的小雷欧做了什么?”

    “就是我和他说话的时候会突然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有时候还会说些奇怪的话。”

    “什么‘别想逃掉’之类的……KK小姐不觉得奇怪吗?咦KK小姐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去崩掉一个对后辈出手的肮脏大人而已。”

    “欸——?!”

评论 ( 4 )
热度 ( 117 )

© 翡翠殉道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