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殉道者

情感脱节,随身携带保温杯的中年人

结局的新开始(旦那生贺)

顶级OOC+烂文笔,无CP,单纯的就想写老板生日快乐


以上都OK的话请继续

↓↓↓


      今天是12月31日,一年之中的最后一天。

 

  在文化交流如此便利的今天,就算某些民族某些地区的传统的一年结束的日期并不是这一天,也会不自觉的将这一天当做一年的最后一天。年轻人们更是在今天嬉笑着道别:“明年见!”

 

  而在异常的交界都市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商业街上的巨大屏幕的广告牌上也都闪烁着年末大促销等字样,鼓励人们将钱包里的钱都贡献出来,情侣们叽叽喳喳的说着话,红着脸期待着午夜新年钟声的到来,每个人都在等待着旧的结束,但对某些人来说,这结束的最后却是新的开始。

 

  今天是克劳斯·V·莱因赫兹的生日。

 

  说来令人感到奇妙,这个总是用那一双拳头守护这个世界,为这个世界开创未来的拥有钢铁意志的男人,却是在这结局的一天诞生,但也许正是在这结局的一天诞生,紧接着便会迎来新的希望,这个男人翡翠般的眼睛里才会盛满那么闪耀的意志,永远不会屈服任何事物一般蛮横地向前前进。

 

  而正是这个男人,现在正怀有着微小的期待打着电玩。

 

  身为守护世界秘密结社莱布拉的领导人,照理说并没有这么闲暇的时间玩游戏,但或许是在这一年之中的最后一天如此特殊的日子里,危险份子们也想要让自己过个好年,直到外面敲响了晚七点的钟声居然也没发生什么需要莱布拉介入的大事,早已习惯了这城市喧嚣节奏的扎布还汗毛倒立的搓了搓手。

 

“真是的,这么和平还以为是什么高级幻术在捣鬼呢。”

 

  正是这样,所以会抱有期待。

 

  平时的莱布拉成员们便是忙的脚不沾地,解决完棘手的事件后都恨不得倒头就睡,以至于很多对于普通人来说稀松平常的事都会被他们稀松平常的无视掉,譬如恋人的纪念日,又譬如自己的生日——“什么今天是我生日?算了先睡觉吧。”

 

  克劳斯从厮杀正酣的棋局里分神瞥了一眼时钟,七点十五分——如果接下来四十五分钟都相安无事,他会在八点整的时候通知全员提议进行生日聚餐。

 

  餐厅是提前半个月订好的Eleven Madison Park,并提前嘱咐厨房准备了各国的菜式——作为一个国际化的组织,莱布拉的成员们来自五湖四海,跨越年龄、性别、人种甚至种族,如果没有考虑到这一点那么聚餐注定无法尽兴;酒水是从本家那边捎过来的自酿葡萄酒,并且准备了Blonk啤酒以满足几位海量的女性成员;考虑到秘密结社的隐蔽性,特地清过了场地……一切都准备妥当,只要熬过这四十五分钟就好了。

 

  话虽这么说,但克劳斯还是有一点小小的遗憾。

 

  虽然并没有对成员们公布过自己的生日,但是熟悉自己的几位应该是知道自己生日的,可惜史蒂芬今天特地请了一天假回家休息——他刚为上个市中心爆炸案忙的焦头烂额,而昨晚事件终于告一段落得以让他去放松一下自己;KK今天早上便请了假说要去给自己的两个孩子挑新年礼物——她的小儿子凯因正处于叛逆期,似乎最近又在和她冷战;而珍则是昨晚就被人狼局的同伴们拉着去酒吧喝酒,听说到今天中午都没有醒过来……至于扎布,克劳斯瞥了一眼正在和索尼克抢食的扎布,抿了抿嘴,扎布应该是忘了吧……

 

  而新加入的新人雷欧纳鲁多·沃奇与杰德,估计还根本不知道这一点。

 

  克劳斯·V·莱因赫兹并不想承认,但是果然,还是有一点不高兴与委屈。

 

  这么想着,墙上的挂钟已经走过了三十分钟的刻度,网络对面的对手也终于无法抵挡克劳斯越发猛烈的攻势,干脆利落的认了输,聊天窗弹过一则消息后下了线。

 

“你今天心情很不好啊。”

 

  克劳斯停住了手,看了电脑一会儿,懊恼地发现自己真的有些过于焦躁了,一个棋手如果不能静下心来,那么他就算下赢了对手也只能是毫无意义的助长自己心中的焦躁。这么想着的克劳斯站起身,打算为落地窗旁边的两盆兰草浇些水,进入冬季后这些娇嫩的植物越发需要人的关爱与呵护。克劳斯拿起喷壶仔仔细细的浇了水,当他轻轻拂过鲜绿的叶片时,这充满生机的颜色让他内心渐渐平静下来,周身骇人的气势也收敛了起来。

 

  他并没有看到背后在沙发上瑟瑟发抖抱做一团的两人一猴。

 

“克、克劳斯先生似乎心情很不好啊……”

 

“是是是是呢……!”

 

“吱、吱吱。(附议)”

 

  看到克劳斯心情似乎又变得平和起来,扎布瞬间变脸踹开了身上的雷欧,尽显人渣本色。

 

“呜~哇——被○毛抱住后浑身上下都是一股○毛味。”

 

“能够闻出○毛味的你也很厉害啊!”雷欧反唇讥齿,“话说回来到底是谁先流着鼻涕一把扑过来的啊!”

 

“啊?你这家伙还想找前辈的茬?看来得给你好好教育一下——”

 

“疼疼疼疼……头发!头发要掉了!!”

 

  轻微的咔哒声响起,穿着三件套灰西装打着黄色领带的英俊男人笑意盈盈的走了进来,看起来这一天他休息的很好,不仅黑眼圈全消,手上还拿着一个礼盒,扎布第一时间停下了欺负后辈的动作动了动鼻子,然后眼睛亮了起来——他可以用他那双在食物上堪称犬类的鼻子发誓,斯塔菲斯先生绝对带了什么超级好吃的东西,这甜甜的味道莫非是什么高级点心……?

 

  不过,扎布缩了缩脖子,满是不甘的放弃了“打劫斯塔菲斯先生”这个不要命的提议,他还不想在医院里迎接新年,虽然那个叫阿加莎的女护士挺可爱的。

 

“史蒂芬?”克劳斯略微诧异的转过身。

 

  昨天史蒂芬走掉的时候,黑眼圈已经快要让他变成熊猫了吧——很抱歉他用了这样的形容。

 

  史蒂芬笑着扳了扳指关节发出清脆的响声:“别担心,我休息的很好,今天威德特还给我做了烤牛肉,现在的状态可是百分百。”

 

“唔,那就好。这是……?”克劳斯注意到他手上拿着的红色礼盒。

 

“啊,这个嘛——”

 

  响亮的踹门声打断了史蒂芬的话,戴着眼罩的金发高大女子夹着脸色微红的娇小黑发女子神采飞扬大踏步走进来,红色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踏出清脆的响声,看她那副兴奋的样子,应该是成功和儿子修复了关系。

 

“哟小克劳斯!我把珍也带过来了!”

 

  似乎还在醉酒状态的珍挣扎着迷迷糊糊的问好:“克劳斯先生晚上好……啊,银色大便也在啊。”

 

“醉酒都不忘记损我?!”扎布简直难以置信。

 

“晚上好KK,”克劳斯高兴的和金发女子拥抱了一下,“你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是吗?”KK将珍小心地放在沙发上,歪了下头,已经年过三十的狙击手做出如此孩子气的动作居然没什么违和感,她很快得出结论,“那肯定是因为凯因那孩子红着脸不情愿说‘谢谢’的样子太可爱了!小克劳斯你大概不知道吧,当我把限量版的布里姆·巴克斯达放在他面前的时候那个孩子的表情……!呀——!超可爱……!!”

 

“那还真是好呢,KK。”站在一旁的史蒂芬也笑着恭贺,却只得到金发女子瞬间改变的脸色。

 

“啊说的就是你,Scarface,你可千万不要想着和凯因见面什么的,那孩子会被糟糕的腹黑病毒感染的!”

 

“诶,好过分……”史蒂芬苦笑的摸了摸鼻子。

 

  努力从人渣前辈手下挣脱出来的雷欧瞥见了一抹半透明的身影:“啊,杰德先生!”

 

  半鱼人转过头来礼貌的点点头:“晚上好,雷欧君,还有莱布拉的各位。”

 

“哟你这鱼腥混账——伤好的太快了吧!”扎布咽下后面的嘲讽,绕着杰德看,“该不会是撒了淀粉上去吧?啊,葛饼——呜噶!”

 

  神出鬼没的珍一脚竖劈命中了扎布的脑门,小学生立刻转过头来和珍争吵起来。

 

  而此时,墙上的挂钟也走到了最后一刻。

 

  克劳斯停下交谈,望向挂钟,10、9、8、7、6、5、4、3、2、1……

 

  他不甚熟练的掩饰般咳嗽一声:“各位,我想……”

 

  窗外传来的巨大轰鸣声让他下半句话淹没在火光与声浪中。

 

  头顶的转播电视忽然亮起:“紧急通报!紧急通报!位于布莱克林大道的商业中心突发毒气弹爆炸事件!”

 

  画面一转,一堆穿着囚服一般的人低着头,为首的人发出“嗬嗬”的古怪笑声。

 

“赫尔沙雷姆兹罗特的各位,”他沙哑的开口,嗓音宛如被坦克碾过的蜥蜴,“怎么样?我等黑暗之星带给各位的新年礼物……”

 

  很讨厌。克劳斯在心中一字一顿的念道。

 

“全员出动!!”

 

“喔——!”

 

  在克劳斯单枪匹马将那个所谓的黑暗之星的基地砸了个稀巴烂后,扎布畏惧的凑到雷欧耳边说:“老板今天的心情很不稳定啊……”

 

“是呢……”雷欧胆寒的望向那道身影,略微有些遗憾的摸了摸口袋里小心放好的那个盒子,看来只好另外抽空给了。

 

  此时,距离新的一年,还有十五分钟。

 

“喔,克劳斯,结束了吗?”史蒂芬挂断了电话看着从一片废墟中走来的高大绅士。黑暗之星并不是什么大角色,里面的人也无非就是些脑袋好用的反社会分子,麻烦的是他们这一批毒气弹的来源,马克里斯-Ⅻ-α,运用异世界最新科技制造的神经幻觉毒气弹,可不是一般角色能够制作出来的,和克劳斯商量一下对策……吧?

 

  嗯……还是算了,这只狮子已经低落到毛发都萎靡了呢。

 

  黑发男人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腕表,不由得失笑,就这么期待吗?

 

“史蒂芬,”克劳斯歉意的挠了挠头,“抱歉,我似乎做过了……”

 

“啊、啊,没关系的!”注意到克劳斯似乎又开始隐隐抽痛的腹部,史蒂芬连忙打哈哈,“没关系的,情报来源可以以后找,你不用在意的!”

 

“嗯……”红发的狮子似乎还在倔着脾气生自己的气,又还有那么一点点委屈。

 

  唉,真是拿他没办法。

 

  黑发男人坏心眼的拿出藏在高级西装内衬里的东西,趁着克劳斯不注意在他头顶“碰”的点开了礼花。

 

  彩带从空中飞舞着飘下,映照出镜片后因为错愕睁得圆圆的的翡翠色眼睛。

 

“生日快乐,克劳斯。”

 

  不过还真是麻烦他们了呢,嗯,不过,毕竟是私人部队嘛,帮忙拿一下蛋糕也是可以吧……?

 

“生日礼物——呜哇!”

 

  克劳斯紧紧抱住史蒂芬,几乎要把黑发的男人挤压得喘不过气来,他的声音低沉又认真——

 

“谢谢你,史蒂芬。”

 

“唔、呜呜呜……(抱得太紧了啊克劳斯!!)”

 

“啊——!史蒂芬先生太狡猾了!”雷欧大叫着从远处跑过来,“我也准备了礼物的!!”

 

“雷欧纳鲁多君?”克劳斯眨了眨眼,终于松开了对史蒂芬的压制。

 

  雷欧急匆匆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白色礼盒,继而有点不好意思:“虽然可能上不了什么台面,但还是希望你喜欢……”

 

  克劳斯小心的接过那只礼盒,轻轻拉开绑的很好的丝带,那是个小小的水晶坐台,上面有一只小小的狮子,成色并不怎好,下面还被不和谐的似乎是狗啃过一般艰难的刻上了小小的祝福。

 

——Happy birthday,Mr.Klaus!后面还被用马克笔画了一个小小的“V”字母,字母上嵌着两颗小虎牙。

 

“小克劳斯偷袭成功~!”

 

KK不知道何时来到了克劳斯背后,仰仗着高个子的优势一把勾住了克劳斯的脖子,同时将一个明黄色的礼盒递到克劳斯面前。

 

“KK……?”

 

“虽然被那个Scarface抢先了很不爽,但还是要清爽宜人的祝小克劳斯生日快乐啊!喏,收下吧!”

 

  见克劳斯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金发的狙击手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眼角似乎都在泛泪。

 

“你这可爱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真的以为大家会忘了你的生日吗?”

 

“不,只是……”

 

“别管那么多,快拆开拆开!这可是我精心准备过的!”

 

“……好的。”

 

  明黄色的礼盒里面是四张整整齐齐的贺卡,第一张用简陋的蜡笔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小克劳斯生日快乐!”;第二张用淡淡的笔墨写着「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后面是署名;第三张是张工工整整的贺卡“祝贺您的诞生,克劳斯先生!”;第四张似乎涂改了很多次,写贺卡的人似乎最后自暴自弃了,写着“生日快乐克劳斯先生!妈妈那个笨蛋还请你多关照啊!”后面还画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怎样,开心吧?”KK眼中洋溢着温柔的波光,揉了揉克劳斯硬硬的红发,当年那个一脸认真的小孩子也长大了呢……

 

“是的,非常开心。”

 

“咳,”珍咳嗽一声,不好意思的拿出一瓶系着红色丝带的酒,“我不太清楚要送别人什么礼物,就请教了艾美姐姐……她说送酒就可以了,所以……唔,这是MULLED WINE,如果用德语说是GLUHWEIN,希望您喜欢。”

 

  半鱼人也从口袋里拿出一本被淡蓝色包装纸包好的书,认认真真的递给克劳斯:“我听说人类的生日对于他们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祝贺您的诞生,克劳斯先生。”

 

  几乎快要被礼物淹没的克劳斯左右看看,最后伤脑筋的发现就算是自己也无法把这么多人一起抱到怀里。

 

“啥?今天是老板生日?”

 

  不和谐的音符夸张的拉开嘴,不过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就被众人齐心协力的踩进了地里。

 

“哎呀,年末就是会有很多虫子呢。”珍在地面上擦了擦自己沾满血迹的鞋子。

 

“说的是啊。”KK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那么——”金发的女子高声宣布,“再次祝贺——”

 

“克劳斯先生/小克劳斯/克劳斯生日快乐!!!”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烟花盛开,落幕,而后再度绽放。

 

  这一刻,希望永恒。

 

“少爷,”吉尔伯特笑意盈盈的对他说道,“我已经续订了餐厅。”

 

“吉尔伯特……”克劳斯微微睁大眼睛。

 

“虽然现在的确有些晚,但是吃夜宵也是不错的选择吧?”

 

  来大闹一场吧。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翡翠殉道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