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殉道者

情感脱节,随身携带保温杯的中年人

KISS YOU ALL(克史)

 克史,顶级OOC,意识流加大段意味不明的自我意淫产物。


  以上都OK的话请往下


  ↓↓↓


  史蒂芬·A·斯塔菲斯和克劳斯·V·莱因赫兹在一起了。


  这个并不平淡的消息却在莱布拉掀不起一丝波澜,只得到了几句“什么?恭喜啊”“终于在一起了吗?”之类的祝贺,就连珍也在沉思一会儿后满脸认真的说:“输给克劳斯先生我心服口服。”K·K更是仿佛带入了什么奇怪的肥皂剧剧本似的不断用一种欣慰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打量两人,甚至于那个梳着奇怪卷发挡住一只眼睛的警部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最震惊的居然是杰德——“什么?这、这实在是十分抱歉!我并不知情!”


  震惊的地方太奇怪了吧。


  若要说还有什么人对于这段关系持有质疑,那么就只有当事人之一了。


  史蒂芬把脸凑近镜子呼出一口热气然后用袖子擦拭光洁,镜子里面映出的人无疑当得起一句“美男子”:狭长而略微上挑的眼眸漫不经心却又不会显得轻浮;琥珀色的眼瞳是加分点,若是略微带点笑意便会变得如同上好的佳酿一般醉人;紧抿的薄唇微微透着些许血色,不由得令人幻想这唇上如果印上更加艳丽的颜色会变得如何绮丽……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幅花花公子的外表所起的效果,有且应该只限于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而对于像K·K和珍那样的女人,不过是一眼就能看穿的伪装。


  “搞不懂啊……”


  史蒂芬·A·斯塔菲斯,男,32岁,在一周前接受了一个同性的表白。


  史蒂芬可以确信,作为一个大男人,作为一个有着腹肌的切切实实的男人,他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就算除掉脸上那道长长的疤痕,也绝对找不出这张脸这副身体半点吸引人的地方——倒不如说,这样的人应该只会被同性视为敌人而防备。


  那么,在排除了外表这一点的自己,又还有什么优点呢?


  史蒂芬自嘲的勾了勾嘴角,眼眸微敛,手指忍不住蜷缩起来。


  性格?多疑、自负、冷酷到被称为“冷血动物”。


  兴趣爱好?自己有过什么兴趣爱好吗?加班算吗?


  毫无优点,毫无闪光点,甚至还时刻游走在生死之间,过着也许下一秒就会丢掉性命的混乱生活——


  这样的自己,根本不值得怜爱。倒不如说,这样的自己,就应该孤独的行走在黑暗里,等待着“某个时刻”的降临。


  ——「一番大事な時に一番使える刃物でいたい」


  那么那个时候,又为什么会点头呢?


  是太过寂寞了吗?所以有一点点光亮的东西都会飞蛾扑火般扑过去?还是太过贪婪了呢?哪怕只有如同梦一般短暂虚幻,也渴求着被人爱着。明明只要做那个人的影子便好,却又忍不住想要和他并肩同行。


  自私,你根本没有爱过别人,你连自己也不爱。心里有个声音嘲笑着自己。


  黑发的男人脸上没有了平常挂着的营业笑容,琥珀的眸子里隐隐烁烁藏着太多混合的事物,或许这样子的他才更加接近真实的那一面。


  ——冰晶看似澄澈透明,但实际上却已包含了太多的杂质。


  “你起的好早,史蒂芬。”


  低沉温和如D大调的大提琴一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史蒂芬猛然从快要窒息的冰湖里惊醒过来,红发的高大绅士绕过他拧开水龙头,然后拿下挂好的毛巾打湿,拧干,开始有条不絮的洗漱。


  “啊、早上好,克劳斯。”嘴角是完美的三十度微笑,黑发男人的所有失态在一瞬间便被隐藏起来,显露出他愿意显露的那一面。


  忘了说,他们现在是同居状态。


  莱布拉事务所。


  银发褐肤的男人神色诡秘的戳了戳身边的同伴。


  “喂,○毛,你觉得那两人,有没有怎样啊。”


  “什么怎样啊……扎布先生你的脑袋里只有那些黄色废料吗,”眯着眼睛的少年无奈的放下吃了一半的早饭,“还有不要这么自然的运用侮辱别人的词汇啊!”


  “别管那么多,”银发褐肤的男人——扎布眯起眼睛,“你难道不觉得很不对劲吗?”


  “有什么不对劲的?”


  “那两个人啊!那两个人!”扎布夸张的用肢体想要描绘出什么,“他们成为恋人已经一周了吧?”


  “啊是、是,没错,那又怎样?”


  “那么为什么……”扎布猛然拔高音调,手指指向史蒂芬,“斯塔菲斯先生完全没有腰痛的样子!!噶啊——”


  黑色的高底皮鞋从空中浮现,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口无遮拦的某个银发猿猴并干净利落的将他踩翻在地,穿着黑色西装的短发女性完全没有理会脚下传来的变样的惨叫声,甚至还朝眯着眼睛的少年——雷欧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刚才好像有什么银色的蟑螂从这里爬过去了,一时间没忍住就踩死了。”


  “谁是蟑螂啊你这犬女!”


  “哦这只蟑螂竟然会说话,进化的相当高级呢。再碾两下吧。”


  “咕呜呜呜呜……”


  “哈啊……”雷欧对这种已经司空见惯的场景早已麻木,只是叹口气便又把香菜三明治塞进嘴里。


  “克劳斯先生和史蒂芬先生,不一直都这样子的么……”少年望向正在大兰草旁交谈的两人,神之义眼带来的超敏锐视力让他看到了那两人左手中指上的银色指环[注①],不由地勾起了嘴角。


  他们这个样子不就很好嘛?


  虽然到现在连个KISS也没有。


  “那么这个区域就这样安排吧……史蒂芬?”


  “呃?抱歉,我刚刚走神了。你继续说,克劳斯。”


  “……”


  “诶,怎么了?”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了。”克劳斯收起资料,神色认真中带着点懊悔。


  “不,你没做什么呀……”史蒂芬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我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克劳斯微抿嘴唇,两颗尖锐的虎牙的存在感越发嚣张,“明明告白的人是我,我却完全没有尽到恋人应有的义务……”


  啊,之后想个理由扣掉扎布的工资吧。


  心里这么想着的男人面上却丝毫不显,笑容越发灿烂,“啊,你不用在意的,毕竟我们都很忙嘛。对吧?”


  “不,”红发的高大绅士笨拙的挠挠头,本就不擅长表达感情的这个男人在此刻绞尽脑汁,良久,他才说,“下班后一起去喝咖啡吧,史蒂芬?”


  史蒂芬微微睁大眼睛,最终噗嗤一声笑出来:“哎呀克劳斯,你这是从哪本恋爱指南上看来的呀——”


  话音未落,史蒂芬就看见那人一脸“你怎么会知道”的困惑表情,以及从额角滑下的汗水。


  不好,他又开始胃痛了吧。


  “嘛嘛,”史蒂芬轻车驾熟的安慰这个男人,“不要在意,虽说手段只能算是初学者,但我很中意哦!”


  “这里,”史蒂芬笑着敲敲自己的心脏,“都加快了呢。”


  哪怕是如此卑鄙,也请让我在此刻享受这份幸福吧。


  心脏宛如被蜂蜜一般包裹着,甜美而令人陶醉,如果在这一刻堕落到地狱,也定然是极快乐的事吧。


  我无法祈求你的饶恕,我只祈求你的赐予啊。


  克劳斯。


  “去那家El Rey[注②]吗?今天的话大概是Stumptown的印尼豆[注③]吧。”


  “唔,好。”


  


  “就跟平常一样就好。唔,那台盘式磨豆机换掉了吗?”


  “因为想要紧跟潮流所以换了台螺旋桨式磨豆机,很酷吧?”


  “很搭啊,看来今天可以期待啊。”


  “你也是,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和别人一起来啊。”


  “……是吗?”史蒂芬不自然的停顿了一下,笑着回应道。


  “啊。”史蒂芬回过头来,冲克劳斯笑道,“怎么样?这里环境很不错吧。”


  “店主是西班牙人?”


  “是啊,算是同乡?”史蒂芬“唔”了一声,手撑着脸,略微出神的看着周边的环境,“在这里会很放松呢。”


  “那可真是太好了。”


  “诶?”


  红发的高大绅士并不怎么和善的脸庞上浮现出温善的笑意:“因为史蒂芬你,平常都一直紧绷着神经吧?”


  ——“因为老爷你,平常看起来一直都紧绷着神经的样子呢。”


  “这可真是,”男人低低的笑起来,“几乎一模一样呢。”


  “?”


  “没事,”史蒂芬眯起眼睛,组织着语言,“说起来,克劳斯……”


  熟悉平常的音节在舌尖打了几个转,最后化为干涩的语句:


  “你,是喜欢我的哪一点?”


  不等克劳斯反应,黑发的男人自暴自弃的自我解释起来:“我的容貌也许算得上是出色,但作为伴侣来说我并非是什么好的选择吧……?我的性格也不怎么好,你也知道吧,有时候会突然消沉下去,有时候又会突然积极起来,让人摸不着头脑,反复无常,不好相处,为什么你……”


  会选择我呢。


  我不能理解啊,克劳斯。


  “史蒂芬,你是个温柔的人。”


  “……只有你会那么觉得吧。”


  克劳斯摇摇头,又重复了一次:“史蒂芬,你是个温柔的人。”


  “而温柔的人,值得被温柔对待。”


  “哈……我哪里算得上温柔……”男人仿佛逃避一般摇着头,自嘲的叹气。


  “史蒂芬,”红发的绅士翡翠般的眸子里带上了某种执拗,“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我走在水池边不慎滑倒,是你跳下去把我抱了起来。”


  “那年你也不过才十一岁,却为了我毫不犹豫的在冬天跳下水池。”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样的人,一定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一直都记得史蒂芬·A·斯塔菲斯这个名字。”


  “所以,请你相信——”


  “你值得被人爱。”


  黑发的男人嘴角抽了抽,半晌,他低下头,肩头忍不住颤抖起来,双手捂住脸,低声呢喃:


  “犯规了啊,克劳斯。”


  “不,我是认真的。”


  史蒂芬缓缓的用手指抵住那道长长的伤疤:“即使是这样拥有伤疤的危险男人?”


  克劳斯身体忽然前倾,强势的移开那只按住伤疤的手,轻轻的,吻了下去。


  亲吻你的伤疤,亲吻你的伤痛,亲吻你的灵魂,亲吻你的一切。


  “I want to kiss you——”


  “KISS YOU ALL.”


  “Because I love you all.”


  温热的液体从眼眶滑落而出,碎裂在桌面上,发出微小的声音。


  

注释[①]:中指上的戒指代表“恋爱中”

[②]:纽约一家西班牙风格的咖啡店

[③]:看起来很高级的咖啡豆,反正我喝不起

评论 ( 4 )
热度 ( 81 )

© 翡翠殉道者 | Powered by LOFTER